青春彩云南| 帮助中心|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关于我们

希望工程百科

访问量:9021 作者:管理员 来源:本站 最新发布时间:2013年4月17日


希望工程百科名片

  
希望工程标志
希望工程(Project Hope)是团中央、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以救助贫困地区失学少年儿童为目的,于1989年发起的一项公益事业。其宗旨是资助贫困地区失学儿童重返校园,建设希望小学,改善农村办学条件。援建希望小学与资助贫困学生是希望工程实施的两大主要公益项目。希望工程的实施,改变了一大批失学儿童的命运,改善了贫困地区的办学条件,唤起了全社会的重教意识,促进了基础教育的发展;弘扬了扶贫济困、助人为乐的优良传统,推动了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


基本信息


性质
“希望工程”是团中央、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以救助贫困地区失学少年儿童为目的,于1989年发起的一项公益事业。


宗旨
根据政府关于多渠道筹集教育经费的方针,以民间的方式广泛动员海内外财力资源,建立希望工程基金,资助贫困地区的失学儿童继续完成学业、改善贫困地区的办学条件,以促进贫困地区基础教育事业的发展。


主要项目
援建希望小学与资助贫困学生是希望工程实施的两大主要公益项目。
当前成就
希望工程已经累计募集捐款53亿多元人民币,资助农村家庭经济困难学生逾338万名,建设希望小学15444所,建设希望工程图书室约14000个,配备希望工程体育园地2500套,配备希望电影放映设备200套,培训农村小学教师52000余名,建设保护母亲河工程造林项目总规划面积100多万亩;援建希望医院13所;帮助3100余名艾滋病孤儿和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继续完成学业。


希望工程


心形的海浪托起一轮喷薄而出的太阳,邓小平手书“希望工程”及希望工程英文专用字“PROJECTHOPE”共同组成了“希望工程”的注册商标。这是我国首次将一项公益性社会活动名称注册为服务商标。
此次希望工程服务商标注册成功并授权使用,对维护“希望工程”的崇高声誉及加强希望工程的管理,具有积极意义。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同时声明,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许可,31个省(市、区)及铁道“希望办”相关机构,将依法使用“希望工程”服务商标,开展符合“希望工程”宗旨的各项活动,其他组织或个人,未经许可授权,不得以“希望工程”名义从事各种形式的活动,否则将视为非法。



代表图片


大眼睛小女孩--苏明娟


说到希望工程,人们总想起的是那双大眼睛。1991年5月,7岁的苏明娟是张湾小学的一年级学生,中国青年报摄影记者解海龙到金寨县采访拍摄希望工程,跑了十几个村庄,最后来到张湾小学,找到了正在上课的苏明娟,一双特别能代表贫困山区孩子“渴望读书的大眼睛”摄入他的镜头。这幅画面为一个手握铅笔头、两只直视前方对求知充满渴望的大眼睛小女孩、题为“我要上学”的照片发表后,很快被国内各大报纸杂志争相转载,成为中国希望工程的宣传标志,苏明娟的那双渴望读书的大眼睛也随之成为希望工程的形象代表。
1983年,苏明娟出生在安徽金寨县桃岭乡张湾村一个普通的农家,父母靠打鱼、养蚕、养猪和种田、种板栗为生,一家人过着拮据、简朴的乡村生活。


图片故事


大鼻涕-我要上学


和“大眼睛”一样,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大鼻涕”和“小光头”。


这三个年轻人,就是希望工程三个标志性照片的主人翁:“大眼睛”苏明娟、“大鼻涕”胡善辉、“小光头”张天义。他们以渴望上学的眼神和自身的经历,唤起了全国人民捐资助学的热潮。截止到去年年底,希望工程共捐助了275万名贫困学生,援建了11888所希望小学,收到海内外累计捐款27.3亿元。
“大鼻涕”差点取代“大眼睛”
“大眼睛”苏明娟是众所周知的希望工程标志性照片。但是,“大鼻涕”却曾经差点取代“大眼睛”而成为希望工程的标志性照片。据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有关人士介绍,“大鼻涕”是希望工程使用频率最高的照片之一,所有的看到照片的人都会联想到“大鼻涕”在声嘶力竭地喊:“我要上学!”
“大鼻涕”真名叫胡善辉,是济南军区后勤部队的一名志愿兵。1992年,著名摄影记者解海龙用镜头进行农村教育状况调查时,透过窗户纸看到孩子们正在读“山、石、水、火”等字。“大鼻涕”读得特别卖力,他皱着眉头,流着鼻涕。
“大鼻涕”的形象发表后很受喜爱,并差点取代“大眼睛”成为希望工程的标志性照片,“后来因为觉得女孩子更能够感动人,才选了苏明娟。”拍摄三位孩子的记者解海龙说。1992年希望工程开始大规模宣传,“大鼻涕”、“大眼睛”和“小光头”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
小光头


“小光头”没领到过希望工程一分钱


被称为“小光头”的男孩以惹人怜爱的形象,格外打动了无数有爱心的人士。他就是张天义,今20岁的他是江苏盐城工学院二年级学生。


“我从来没从希望工程领到过一分钱。”张天义向记者透露说,“照片见报后曾经接到过一个爱心人士300元的捐款,指定给我和照片上另外一个小伙伴,我200元他100元。家里人觉得小伙伴比我们家更贫困,所以把钱就全给了他。”


事后没多久,“小光头”随着家人从安徽到江苏无锡打工。“大家只知道我的形象,但却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又因为全家迁居,所以我从来没有领到过希望工程的一分钱。”“小光头”说,“但是我能顺利地完成学业考上大学,也是在社会爱心人士的帮助下完成的,学校给我免掉了学费,老师则对我的生活和学习给予了帮助。”
“大眼睛”大学毕业,已被安徽一家银行录用。“大鼻涕”当了兵,“小光头”读大二。
“小光头”大二了圆圆的脑门,光光的头,微微凹下的鼻梁,皱起的眉头,鼓鼓的小嘴,这都不是“小光头”照片最打动人的地方。仔细看,你会觉得这双眼睛不太像是孩子的,在略带悲哀的瞳孔里,有一些难以描绘的东西,既蕴藏着希望所留下的火花,也有对现实的一种无奈的接受。如果说苏明娟的眼睛中令人震撼的成分超过了惹人怜悯的话,那么“小光头”惹人怜悯的成分就大大超过了令人震撼。正因如此,才格外让人感到疼爱和心酸。1992年,张天义全家离开老家安徽金寨县来到无锡,外地户口让他在求学路上屡屡受挫。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一度让张天义暗下决心,放弃读书,打工挣钱。但张天义的母亲发现了儿子的心思,经历了无数磨难的母亲对张天义说:“你要是回家来,我们家就没有希望了。无论如何,书一定要读。”
后来学校规定,在全免学费的基础上,由学校党支部成员轮流负担张天义的生活费。这种捐款一直持续到张天义读完高三。在这么多人的鼓励下,在母亲的影响下,张天义不但打消了辍学的念头,而且学习更加刻苦。
如今,他是江苏省盐城工学院的一名大二学生。在学校里,还没有人知道他就是当年那个“小光头”,对于照片,他一直埋藏在心里。张天义说:“从小到大,虽然过着清贫的生活,但有那么多好心人帮助了我,我真的感激他们,尤其是我的母亲还有学校的老师、同学。”
“大鼻涕”穿上了绿军装
1996年,解海龙进行人物回访时发现,此时的胡善辉已经变得浓眉大眼。解海龙看望他时,他仍在上四年级。时隔五年,他曾因贫困,辍过学。


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希望小学


2001年,从胡善辉家人处得知,胡善辉没有考上高中,二哥哥学习非常不错,胡善辉就去了县城一家餐馆打工,供哥哥上学。解海龙对此非常感动,立即乘车去找他。一见面,胡善辉说:“叔叔,虽然我学习不是很好,辜负了你的希望,但我不会放弃学业,先挣着钱,等以后有机会再去上大学。为了感谢您,我给您做些我的拿手菜……” 如今的“大鼻涕”胡善辉,已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济南军区后勤部队的一名志愿兵。


发展历程


诞生
1988年,我国颁布了《基金会管理办法》,这是我国第一部关于基金会的立法。该管理办法第一次通过立法的形式明确了基金会的法律性质和法律地位。
这一年,共青团十二大通过了体制改革的决议,会议后成立了共青团中央事业开发委员会,委员会的工作内容之一就是筹办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以下简中国称青基会)。
中国青基会成立后,做什么类型的公益项目成为首先要解决的问题,资助贫困农村孩子上学的“希望工程”破土而出。
其实,“希望工程”的诞生是一个必然。上世纪80年代末,我国每年有100多万小学生因家庭贫困交不起四五十元的书杂费而失学。
1986年,团中央派人在广西柳州地区进行了两个月的调查,经调查发现,“金秀瑶族自治县共和村,全村人2000多人,解放后没有出过一名初中生,辍学率达90%以上。”
1989年初春,时任中国青基会秘书长的徐永光和几位志同道合者在办公室里畅想基金会的发展方向。大瑶山孩子渴望读书的眼睛在徐永光脑海中闪现,希望工程的灵感也跃然而出。
希望工程一诞生就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关注,汇款单如雪花从海内外飞来。
上至国家领导人、下至普通市民,从花甲之年的老人,到幼儿园的孩子,都是希望工程的捐赠者。到1994年,中国青基会和省级青基会接受的捐款总额达到了3.85亿元,救助总规模达到了101.5万名,建希望小学的总数量达到了749所。这些数字,是基金会原计划的十几倍。


改革
超常规的发展,必然带来某些方面的失衡,比如,全国地县基金的数量难以控制,放任自流的现象已经出现。有些地县筹到钱后不报、不交;有些未经授权,就以希望工程名义接受捐款。


希望工程各种场合照片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树大招风,谤随名高。
创始人徐永光给希望工程概括了“八大隐患”:没有纳入统一管理的募捐“体外循环”;借希望工程之名搞非法牟利的“假名营私”;不按管理规范办事、另搞一套的“体制磨擦”;法律、政策不完善带来的“制度风险”;实施机构自己的“管理疏误”;个别不负责任媒体的“中伤毁誉”;外界以偏概全的“失准评判”;道德风险导致的“自砸招牌”。
“这八大隐患像幽灵一样徘徊在希望工程的身边,每一个隐患的恶性发作都可能带来灭顶之灾。而另一方面,公众要求我们万无一失,这使得我们犹如在天堂和地狱之间走钢丝,每日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战战兢兢,惶惶不可终日。”
经历了十年的发展,作为一个公益项目,希望工程走上了发展的高峰,必然突变。而纵观中国当时的情况,其他公益组织的公益项目也在日趋成熟,尤其在助学领域,“春蕾计划”等公益项目大量涌现。


身处“内忧外患”,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希望工程开始谋求变化。


1999年初,中国青基会决定:不再直接接受救助失学儿童的捐款。希望工程由救助失学儿童转向对优秀受助生的跟踪培养;希望小学由硬件建设转向软件建设。


像任何事物一样,希望工程必然有开始,有高潮,有生命周期的发展变化。希望工程战略重心的转移,不仅表明希望工程救助因贫困失学儿童的初始目标已经基本完成,开始进入一个新的开发阶段;同时也表明中国青基会主导项目地位的改变。这种变化符合中国青基会、希望工程和全社会的利益。


升级


从1988年到2008年初,希望工程募集资金逾35亿元人民币,其中资助贫困学生290多万名,援建希望小学13000多所,捐赠希望书库、希望图书室13000多套,培训乡村教师逾35000名。筹集公益善款额度之高,救助贫困学生、援建学校之多,这不但是中国公益史,也是世界公益史的奇迹。


2005年,我国政府开始在农村地区全面实施“两免一补”,并逐步向城市拓展,希望工程最初要让农村穷孩子读得起书的愿望完全实现,某种程度上说,希望工程的使命已经完成。


2007年5月20日,中国青基会对外宣布希望工程全面升级,将对学生的“救助”模式拓展为“救助——发展”模式。根据受助对象的需求,学生资助方面在动员社会力量,继续为家庭经济困难学生提供助学金,让莘莘学子圆上学梦的同时,更加关注贫困学生的自我发展能力的提高,通过物质、精神多方面的持续扶持,帮助受助学生学会自助助人。


在原有助学金等经济资助项目的基础上,希望工程面向所有受助学生设计开发了勤工俭学、社会实践等能力资助项目;同时增加了优秀大学毕业生到希望小学担任希望教师的志愿服务项目,为大学生及社会爱心人士参与公益活动提供了新的平台。


中国青基会表示,希望工程遵循“救助——发展”模式,将与时俱进,探索出更多的帮助受助学生提高自我发展能力的公益项目。


回顾


希望工程从1989年至今走过了20年的历程。它帮助农民的后代改变了命运,唤起了社会包括各级政府对教育的重视,促进了中国公益事业的发展。20年中,发生了许许多多令人感动的故事……在无数人的无私奉献和不懈努力下,希望工程在实现众多儿童求学梦的同时,更成为了最能够代表中国特色的全球性公益品牌,改变了无数人的未来。


希望工程二十年


89年10月,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发起了旨在救助贫困地区失学少年重返校园的“希望工程”19。


如今,20年过去了,希望工程的资助对象已经扩展到进城务工农民工子女、农村贫困地区家庭经济困难的中学生、中等职业技术学校的学生和大学生。希望工程的动员和服务方式也从单一的资金资助发展到“资金资助+勤工俭学+公益实践”以及心理援助、社工服务等多元化格局。希望工程成为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启动最早、规模最大、参与最广、成效最为显著的社会公益事业。


在希望工程实施的20年里,从国家领导人到普通民众,从国内到海外,数以亿计的爱心人士参加到希望工程的行列中。1990年9月5日,邓小平同志欣然为“希望工程”题名,并以“一个老共产党员”的名义两次向希望工程捐款。中国青基会经过认真讨论,决定将5000元捐款用于邓小平早期工作、战斗过的广西百色,百色市平果县希望小学的25名贫困儿童成为受益者。如今,这些孩子已经长大成人,均已走上工作岗位。他们有的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有的成为工人。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当中的多人执教于希望小学,成为光荣的人民教师。


在希望工程实施20年之际,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希望以一种特殊的方式为希望工程庆生,即开展“寻访希望工程20年”公益活动。在全国集中寻找希望工程受益人、捐赠人、建设者、乡村教师、希望小学共5类典型,搜集一朵朵爱的浪花,寻找一个个爱的故事。这是面向全社会公众进行的一次审视、评估活动,其根本目的在于,吸取社会的智慧和力量,总结经验,弥补不足,推动希望工程乃至整个中国的公益事业继续健康发展。


希望工程被公认为20世纪90年代中国人为改善教育落后面貌付出爱心的一块丰碑。


历史成效



希望工程
中国科技促进发展研究中心在对希望工程进行效益评估后得出了结论:中国青基会发起并组织实施的希望工程,已经成为我国20世纪90年代社会参与最广泛、最富影响的民间社会事业。希望工程实施以来,以协助政府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和扶贫攻坚为宗旨,坚持"雪中送炭"的原则,通过救助因家庭贫困而失学的儿童继续小学学业,建设希望小学等措施,提高了贫困地区小学适龄儿童的入学率、巩固率、升学率,降低了辍学率,改善了办学条件,提高了办学质量,成效显著。希望工程促进了我国农村贫困地区基础教育事业的发展,开辟了一条动员社会力量协助政府办教育的新路子。


以1996年为例,希望工程在695个实施县中安排的受助生数量占当年失学儿童总数的30.9%,希望工程的救助已经成为保障贫困地区儿童得以继续学业的重要方式。希望工程救助失学儿童的覆盖面广,县覆盖率达到74.7%。对734所希望小学抽样调查结果显示:校均危房面积平均减少79.5%,校舍面积增加47.2%,操场面积增加75.4%,图书数量增加234.4。


中国希望工程基金会


课桌椅配齐率和教具教学仪器配齐率明显提高,办学条件显著改善。希望小学建成以后,学校覆盖率的生源范围明显扩大,学生数量平均增加22.1%,教职工数量平均增加16.0%,教师队伍的质量有明显的改善。同时学校课程的开齐率、学龄儿童入学率和小学生升学率有非常明显的提高。
截止2001年12月31日,全国希望工程累计资助建设希望小学8,890所;累计资助失学儿童2,474,342名;累计资助“希望之星”20,543名;累计援建希望网校130所;累计培训希望小学教师15,898名;累计捐赠10,000套希望书库和3,000套三辰影库。
2009年11月19日中国青基会常务副理事长、党组书记顾晓今做客人民公益网畅谈希望工程20年发展成就。访谈中,她介绍了希望工程20年来,累计募集的资金有五十六亿七千多万,累积资助学生346万人,缓建边远山区、贫困地区的希望小学15940所。 顾晓今表示,希望工程是一个浩大的公益工程,是一个非常崇高的事业。希望工程之所以取得今天的成就,离不开党和政府、共青团领导的支持,及社会各界的广泛参与。
“希望工程有一个使命,叫做‘助农民的后代人人有书读’,包含了多重的含义。”顾晓今介绍,首先,这一使命表达了希望工程的服务对象,是农民的后代,在农民的后代里,又是那些家境贫寒的孩子。上学读书代表着一种领域,“人人”代表着一种追求,追求社会的公正,追求一个平等的受教育的机会。所以这一个使命,是希望工程一直在不懈追求着的。
“希望工程这些年有一种倡导,就是,不仅仅是给予人,重要的是助人自助。‘助人自助’的含义就是助你的服务对象或者受助人获得自我成长的能力,让他自己获得了造血的功能、机能。”